孤松

北欧猎忆 part (三)






Sweet wind, like fire love, under the cross, the blending of the heart. Love needs no expression, eyes show love and understanding



甜蜜的风,如火的爱,十字架下,心的交融。爱无需言表,眼神传情,心领神会。















早上6点半的北欧已经出现了晚霞,洒满红光的森林和荒原中的那间小屋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尘世间的特别,不是特立独行,而是活出精彩。

猎人熟练的用斧子在树上做下了一个特有的标记,然后继续向上攀爬,去追逐山顶上的风景。

红霞还是抵不过世界的始末轮回,终被黑夜所取代,
被无情所吞噬,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渐渐的标记被遗忘在背后,也许等他回头的时候才可以看见以前的事吧。经过了困难和艰辛,最终到达了山顶,正如在最黑暗的黎明过后,一定会是渐渐光明的世界。

这里山顶的风景也许不是那些苦苦追寻希望的求生者门最喜爱的,满天的星星却照不亮一片地方,隐约看到其余三面皆是山,密密的针叶林如同一层厚钢针一样,直直地插入心中痛处。

但最远处的那条羊肠小道或许是通往光明的地方,这正如在绝望中的一丝的希望。在绝望中,再普通的东西可能成为一种奢望。
















忽然,一个熟悉的气味似一条小虫一般,轻轻地顺着鼻腔,钻入大脑中,带来了一丝的美好幻觉。

猎人感受着香气,他就像中毒一样,大步的向面前的深渊走去。忽的一个向前趔趄,熊皮帽子后面挂着的一个小钩子甩了出来,身躯也随之蜷成一个球体,恰好钩子挂住熊皮尾部的一个小孔,双手顺势撑住地面,向上坡下滚过去。

过了大约半分钟左右,铁与铁亲密的接触发出“当”的一声,猎人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落差大约在100米左右的山顶,不禁感叹自己的机智。




“本,你发明的这个东西真的可以代替雪橇从高山上滑下去吗?”、

“好吧,亲爱的,我说了多少次你也不会明白的,是滚下去,这可比滑下来省时省力多了,而且只要手撑着地,就不会收到太大伤害,就是落点的问题还是没考虑好......唉唉唉,你怎么下去了,快把身体蜷成球形,手撑住地,honey,坚持住,我来了......”

在北欧某处滑雪场的山顶处,两个球形物体顺着滑坡滚下来了。不一会,第一个因为撞到了一个大雪堆中而停下来了,而另一个却还在不停地向下滚动,直到撞倒了100多人,他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简因为听见了本的话,所以等她一停下来就马上钻出来,急忙寻找他的身影,当看到人群像保龄球柱一样倒下的时候,不禁笑出了声,同时又担心地跑向本的位置。

本从“球”里爬出来,无力的平躺在雪地上,因为身上只有一件羽绒服,再加上下落时滑雪板和杆的碰撞和划伤,本身上的都是密密麻麻的小伤口。

渐渐的周围的血都红了,如一朵艳丽的玫瑰在雪原中绽放,本艰难地站起来,一步步的向简的方向走去。烈火的爱,让玫瑰一朵朵地绽放。

简支撑住本的身体,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如断线珍珠一般从双颊滑落。

“傻瓜,你怎么成这样了呢?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猛地滚下去的。呀,你怎么出血了,医生,医生,快帮忙去叫个医生啊。本你坚持住,医生马上就过来了”

本虚弱的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简的面庞,想为她擦去泪滴,却又留下了血迹。

“亲爱的,你没事就好......”

本彻底陷入昏迷














猎人轻轻拂去身上的雪迹,从后背拿出双刃斧,身体直立,双手握住斧柄最下端,任由斧头从前方翻倒,斧头落地后并没有像其他的一样再向前倒去,斧子稳稳的立在地上,随后猎人整个人跪倒在斧旁,虔诚的向西方做着跪拜之礼,口中默念着什么。

“绝望中的光芒,黑暗中的希望。友人来访,忆生人”

话音刚落,地面忽然下陷,猎人和斧子一齐落入洞中。

猎人下去后,地上出现了一个小管,不停地向刚刚他在的地方喷雪,好像是要掩盖什么痕迹。

猎人一边感受着失重的感觉,一边从容地拿住斧子,规整的放在背后,大约三秒钟后,又听“当”的一声,猎人到达了平地。

不同于上面的寒冷和孤寂,地下致幻的温暖,总是让人流连忘返,火精灵在火炉中跳动。

“嘿,兄弟,你来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