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松

梅花殇(一)

       第一次写文,请多见谅,也请大家多多评论,每条我都会看的,谢谢大家!
   
――――――――――――――――――――――――

        凄凉的风卷着秋天最后零散的树叶,向殷红的夕阳的方向奔去。无奈东边的乌云也接踵而来,隐隐暗示明天是个不宁日。

    翌日,灰蒙的天空中飘起了“鹅毛”,一片片的冰晶从天空中划落,奏响着冬天的乐章。大地也早已裹上素衣,干枯的枝条也难逃强上一层雪色。

    地上,悲凉的秋感刚刚逝去,喜悦的冬情随雪而来,人们也才活跃起来。

   “无言哥哥,你看我接住了一片雪,好漂亮啊。”只见一正处及笄之年的少女抬起她若青葱般纤细的手指将一片六棱的冰晶轻轻的展示给身旁的少年。

    少年听到呼唤后,便穆然的回首望去,一对黝黑眸子中难掩心中欢喜,那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却变化甚微。可即使面对少女那美人胚子的面皮,再加上面上飞舞的神色配合如连珠炮般的话,他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却无他示。

    难不成这舞勺之年的少年,早已患上面瘫?非也,但却也和面瘫相仿。
   

    这少年幼时家境贫寒,其父早在十多年前便背井离乡,之后唯有一份书信来访,却杳无音讯了。正是父亲离去那年,无言诞生了,其母因父亲走的时候只是看一眼还在腹中的无言,什么也没有说,母亲便给他起名为无言。其母凭当年在皇宫中学到的一手精巧的针线活将年幼的辛无言养大,慢慢的也有了不少的积蓄,日子过的也是蛮富裕的。

    可在无言二岁那年,他突然高烧猛起,温度一直高居不下。可其母带无言去一个偏远的地方给一户人家做工,待母亲发现其发烧时,带着他往县城中的诊所中飞奔,却也晚了一步,脑中空中面部神经的线烧的就剩一丝,笑也只能勉强使嘴角微微上扬,郎中告诉他:若想有孩童之笑,须待到加冠之日。
   
     无言母不甘心,便跑遍了县城所有的医诊所,可皆无方法。国家也当时正直八国联军侵犯之中,人们深受战争波及,民不聊生,百姓四处逃难,那还有什么正经的大郎中啊!
    
     还好无言一家因住在较偏远的村庄,除了当时的菜价上涨了不少,自身安全并不是很好,别的并无他患。

     时光荏苒,岁月飞逝,一晃十一年过去了,辛亥革命后,民国成立了,百姓终于得到了短暂的安宁。
   

     话说这一九一六年冬天刚到,许多的动物都早已藏进早已弄好的“战壕”,储备好充足“军粮”,准备和这冬天打一场持久战
   

    当纳无言邻居的小妹梅婵发现外面下雪后,便再也忍不住心中喜悦,想第一时间和无言分享这份欢愉。
   

    可村庄家家户户为了防贼,墙皆在两米之上且皆用含红砖的土墙砌成。可这对于从小被父辈当成男人训练的梅婵来说,只是家常便饭罢了。
   
    她直面两家相隔的墙面,左脚一蹬整个人轻如燕般向墙沿飞去,双手狠抓墙沿上在砖中留下的两个坑洞,双手再次借力,纵身斜向上飞上墙沿,最后竟像猫一样,双脚收紧合拢,双手重压在墙沿上,一动不动。后又似猫头鹰一般,瞪大乌黑的眸子,来回的“巡视”无言家的院子。
    
    当她发现无言在清扫院落中的雪时,便后脚一蹬,翻下墙沿。令人惊奇的时,她竟能落地无声,不,还有一点声音的,因为无言的耳朵动微微了一下,脸上也慢慢的有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
 
    梅婵蹑手蹑脚的走到无言背后,突然一下捂住无言的眼睛,故意把声音压粗的说:“你猜我是谁?”
 
   纳无言突然放手紧扣梅婵手腕,腰背肩同时发力,欲将梅婵摔在地面上。可刚刚甩在肩膀正上方时,梅婵忽的向下用力重重的压在无言肩上,无言只得两脚前后打开一寸左右的距离,来支撑向上的压力,只见梅婵双手一翻,轻打在无言肩上,之间梅婵柔似无骨的小手从无言中的铁腕中悄然抽出,滑嫩的肌肤从无言手掌中抽出,不留下一丝痕迹。

    梅婵趁机借力,身躯向前一折,整个人轻落在纳无言面前,面带笑容的看向无言,无言眼中满着赞赏,脸上却无动,可声中带叹

    “婵妹你又厉害了,还记得两日前还是我把你放下来,今日竟自己可脱离我”
   
    “那是自然,前几日被你放下时,被家父看见了,当日晚些便拉着我在园中拉练,不到几日我便会破解了。”
   
    “唉,这梅伯父不愧是曾经的御前带刀侍卫,果然功夫过人啊”
   
    “哎呀,这怎有说起家父了,走啦,咱们出去玩雪去”

     看着门外约一寸厚的雪,无言想起母亲说过,父亲离开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大雪的天里,无言转头对向他展示雪花的梅婵说
   
     “婵妹,你记得今日是何年吗?”

      “额……好像是民国五年”

      “民国五年……唉,想来家父已走了十年有余啊”

      “是啊,纳伯父当初执意要去参加光革命,后续只有一封告知伯母,说他前去日本参加什么同盟会的书信之后便再无音讯,也不知何时能归来”
 
       “唉,这民国早已建立可家父仍然杳无音讯。我只能希望家父身体安康,却无他法。不说这些了,走吧,咱们还是去看看这雪景吧。”

        “嗯”

        他们不知,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一个梅花的花苞,悄然的打开了他的“香袋”,展开了他的衣裙,向外界肆意展现他的独特的美,粉嫩的花瓣好似少女的脸颊,无言的诉说着对冬天的喜爱。

   
   

评论(4)

热度(3)